首页 >> 廉政教育 >> 警钟长鸣 >> 详细内容
 
警钟长鸣 >> 正文
把酒桌当办公桌,基层“芝麻官”贪腐百万获刑6年
日期:2020-07-06 16:07:35  发布人:jjjcsj  浏览量:762
   
把酒桌当办公桌,基层“芝麻官”贪腐百万获刑6年

 

“咱是芝麻大的官,绿豆大的权!”这是江苏省射阳县临海镇镇村建设服务中心原主任史学军常挂嘴边、嘲弄自己的一句话。然而他官小贪心大,任职期间,巧立名目,手脚并用,东挪西捞,把小权玩转到极致,贪污受贿100多万元,在小镇放了一颗贪腐大“卫星”,很多人感慨:“‘蝇贪’猛于虎啊!”人进钱眼便为囚,他的归宿,自然是高墙深院了。

酒桌就是“办公桌”

现年53岁的史学军,曾是一个农村青年,27岁时通过招干考试由村支书成为镇民政办的工作人员,跳出农门的他,十分珍惜这个岗位,也曾有过奋斗的光荣历史。然而,转来转去,就是不离农村基层,眼看年龄渐大,晋升已看到天花板了,便产生了“堤内损失堤外补”的想法,既然得不到官,就捞点钱吧。

尤其是看到村里那些外出打工成老板以及到镇村承包工程的工头,哪个不是衣着光鲜,腰包鼓鼓?自己有水平有能力,一天到晚累死累活,那点可怜巴巴的工资,还不够他们打个饱嗝的。心里更加不平衡,贪欲之魔跳跃着要从尘封的瓶子里挣脱出来。

史学军的爱好不多,就好个酒。据他自己介绍,一瓶老酒能一口干了。酒多了易醉,他每天写日记,日记中常有“今日大醉”的记录。他喜欢这种醉醺醺的感觉,喜欢有人约他到酒店里谈工作,镇上很多人都知道,酒桌就是他的“办公桌”。

史学军虽然官不大,但权不小,当过镇人力资源中心和镇镇村建设服务中心主任,在小镇上也算是个头面人物,拆迁、建房等的,他有一定的话语权。手里一旦有了权,他就像一块磁铁,吸引和聚拢了不少有求于他的人,这些人深谙处世之道,无非是烟酒开路,“银子”搭桥。因此,人们常见他在酒桌上“办公”。

临海镇某村村民张家林(化名)要在自家宅基地上拆除旧房扩建新房,如今农村建新房,要经过相关部门批准,在临海镇,须得史学军点头才行。但张家林与史学军交往不多,不熟悉,便请与史熟悉的刘小彬(化名)帮忙,刘小彬也没推辞,只是说:“如今哪有白尽义务的?不擦点油,史学军那儿恐怕不滑溜!”张家林忙说:“这个我懂,只要能把事情办成,你莫替我省钱!”

这一天,临海镇上某酒店热闹异常,张家林备了一箱好酒,订了一桌好菜,史学军也不客气,一请就到,开怀畅饮,酒至半酣,刘小彬亮出来意。史学军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件事我得回去开个会,研究研究!”刘小彬说:“研究什么,还不在于你一句话!”说完,递过一个2万元的大红包。史学军也不“研究”了,当下便点了头。张家林如愿在自家的宅基地上建了房。

手里有个红疙瘩,史学军吃拿不用愁。中央的八项规定下来后,贪吃的史学军管不住自己的嘴,除了在饭店偷着吃,还躲入“青纱帐”,到刘小彬指定的群众家里吃喝。一次,刘小彬受人之托,要史学军在过期的空白村镇建设房屋所有权证上加盖村建中心的章印,酒足饭饱之后,又送上1000元现金。史学军当即应允,后来,在办公室为刘小彬递上来的过期证上盖了章。

像这类事还有许多,据法院对史学军的判决书统计,他利用职务之便,除了违规吃喝,还非法收受有求者的贿赂29.3万余元。

虚列成了“提款机”

酒店“办公”能获大把钞票,这腐败“美味”,史学军越尝越想尝。他不再满足于守株待兔,等人送钱上门,而是想主动出击,把捞钱换到“高速挡”。尽管“夜路走多了会遇见鬼”的古训在耳,监狱看守所常去,县、镇的警示教育大会不时参加,但他却患上了“健忘症”,认为隔墙扔砖怎么会偏偏砸到自己头上,侥幸心理驱使他在贪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常言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触动了史学军的灵感,打开了他的思路。官不在大,有权则行。在临海镇上,自己虽说只当了个芝麻小官,但管的事儿却不少,就说这人力资源中心主任吧,掌管着农村劳动力职业技能培训工作,培训资金自然不少,就是一块“肥肉”,一块“大蛋糕”啊!啃上一口也看不出来,弄虚作假的空间大着呢。再说了,农村的事千头万绪,人手又少,哪能都监督到位。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胆子大一点,手伸得长一点,还愁不来钱?但是这“肥肉”“蛋糕”如何啃呢?他从书本以及电视剧里国民党军队虚列人数、冒领军饷中受到启发,在虚列上做做文章、动动手脚不就成了吗?想到这里,他心中一阵高兴,不由得笑出声来。

说干就干,史学军开始忙碌起来了。2013年12月,他以支付戴某、吕某等12人职业技能培训教师工资等名义,虚列支出3.3万元,揣入个人腰包。2014年8月,史学军又以支付计某、朱某等9人为临海镇工业园区企业招工组织费名义,虚列支出1.93万元,非法占为己有……

2014年年底,史学军兼任临海镇高标准基本农田整治项目指挥部办公室主任。他了解到,国家对高标准基本农田整治投入较多,涉及土地整理、房屋拆迁、树木补偿等,谁有那闲工夫一笔笔地计算?“大概”“差不多”可以说是常态,这里头有很多虚报冒领的空间,便继续在虚列上做文章。他以多报土地整理、房屋拆迁、树木补偿费用等方式,从镇财政所报支人民币566725元,非法占有379509元(其中186000元已兑付,其余193509元挂在其往来账上尚未兑付)。

2015年3月,史学军转任临海镇村建中心主任,官未升迁,心中还失落了一阵子。但转念一想,村建中心主任的权力更大,工程建设、小产权房开发、征地拆迁和树木补偿以及托底安置房的出售等等,他能“一锤定音”。白鸽子专拣亮处飞,手中有权的他,自然会引来众多想承包工程和揽业务的老板,这些人上门,口袋里揣的可不是草纸,他们都成了史学军新的“经济增长点”。其实,虚列就是贪污,农村有些钱他可以直接贪污,用不着偷偷摸摸地搞虚列。这里试举几例:2017年1月,史学军将村民陈某建房交给镇村建中心的基础设施配套费11万元私下揣入了自己的口袋。这年12月,他又以同样的手段贪污了村民顾某建房的基础设施配套费10万元。党和政府扶贫济困的好政策,也被他变成大肆贪污的机会和渠道,就在被留置的前两个月,他还将本该用来安置贫困户的托底安置房出售给不符合条件的农户,非法侵占房款近20万元。

虚列的变相贪污和直接贪污,几乎成了史学军的“提款机”,一时间,他财源滚滚,富得流油,案发后查明,他用虚列等手段贪污公款竟达100万元。

钱多了,史学军也成了发烧友,喝酒要喝名酒,穿衣要穿名牌,就连屁股下的坐骑,也由“宝来”换成了“宝马”,跑村串街地显摆。

大方背后露“马脚”

史学军贪污受贿、倒行逆施,小镇的群众看在眼里,怒在心头。背后戳脊梁骨的有之,更多的则是写信举报。

史学军终于进入纪检监察机关的视线。令办案人员奇怪的是,据查,临海镇政府欠他近20万元人民币,挂在他个人往来账上,且欠了多年,也未见他主动索要。就这么挂着,仅利息就有数万元。如果放在别人身上早就索要多次,哪有这么大方的?看来这里头定有名堂。

史学军被留置了,开始,他还百般狡赖,标榜自己当上干部后,如何热心为人民服务,对工作如何认真负责,在廉洁自律上如何严格要求自己。但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过好猎手,经过办案人员的几番政策攻心,数次直面较量,史学军终于抵挡不住,败下阵来,身上的“脓包”破裂,流出“腥臭”。2019年1月,史学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同年8月,射阳县人民法院以贪污和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万元。

大墙之内的史学军,痛悔不已,仰天长叹:“贪了一时,输光一生啊!”蝇贪被惩,消息传来,临海小镇的群众拍手称快,有人还写诗嘲讽:“金钱出入如流水,权柄就是小银行,一朝案发空悲叹,漫漫长夜伴铁窗!”

作者:程高 范夫

来源:《清风》杂志2020年第3期

核发:0 点击数:762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