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教育 >> 警钟长鸣 >> 详细内容
 
警钟长鸣 >> 正文
顾为何:心理一旦失衡,贪欲之魔就会挣脱而出
日期:2020-05-30 10:43:38  发布人:jjjcsj  浏览量:779
   

金钱散发的魅力,让他见钱眼开,丧失了一名党员干部本应坚守的道德底线和纪律红线

今年3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已经走过了一周年。本文披露的是安徽省监察体制改革以来,查办的第一起留置案——安徽省霍邱县户胡镇原主任科员薛恩来贪污、受贿案。

一个乡镇主任科员,官职不大胆量大,权位不重贪心重。本应在现有的岗位上竭尽所能,发挥余热。然而,金钱散发的魅力,让他见钱眼开,丧失了一名党员干部本应坚守的道德底线和纪律红线。

2018年1月9日,安徽省霍邱县纪委、监察委对该县户胡镇主任科员薛恩来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监察调查。经查,薛恩来利用职务上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指使、伙同他人骗取国有资金,涉嫌贪污犯罪,涉案款物近76万元。2018年2月8日,经中共霍邱县委批准,中共霍邱县纪委、县监察委决定给予薛恩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违纪所得;将薛恩来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2月23日,霍邱县人民检察院向霍邱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攀比之心

曾是农家子弟的薛恩来,1986年从安徽省团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六安市霍邱县姚李镇工作。刚参加工作时,他严格要求自己,思想上积极进取,工作中踏实能干,从一名普通的办事员一步步走上了领导岗位。然而,随着职位的升迁,让他变得忘乎所以,特别是看到周围老板们花天酒地的生活,薛恩来的攀比之心让他逐渐丧失了理想信念。尤其在任户胡镇政协督查员、主任科员期间,眼看就要退休,升迁无望,薛恩来对“钱”的渴望愈发强烈。

薛恩来第一笔受贿可以追溯到2008年。那年春节,工程承包商樊某为感谢其在承揽工程上给予的关照,送给薛恩来1万元。薛初得外财,内心也曾激烈斗争,寝食难安。第二天去退还时,送钱的樊某说:“一点小钱,是给你买瓶酒喝的,我又不求你办什么事情,这钱只有你知我知,我只是想交你这朋友,做个好兄弟”。半推半就间,薛恩来逐渐放松了警惕,突破了防线。

私欲的闸门一旦打开,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以至于逐步从“问心无愧”发展到“理所当然”。无论是大到6万元一笔的现金,还是老板请吃请玩,甚至是手机、鸡蛋、羊肉、猪肉、茶叶等小恩小惠,薛恩来都来者不拒。他总认为自己是退居“二线”的人了,查不到自己。只要一有机会,绝不放过。

2013年6月,经薛恩来推荐,袁某承揽了霍邱县户胡邮政大楼三农服务站门前下水道排水工程。2013年下半年工程结算后,为感谢薛的推荐和关照,袁某来到薛恩来办公室送给他两千元表示心意。2013年下半年,袁某承揽了霍邱县户胡镇政府南消防塘塘埂道路硬化工程。2014年初工程结算后,为感谢薛恩来在工程结算等方面给予的帮助,袁某再次来到薛恩来办公室送给他5千元。2014年初,袁某承揽霍邱县户胡镇西朱塔村与105国道交叉路口整修及黄岗村部门前路面整修工程。工程结算后,为感谢薛恩来在工程承揽、结算等方面给予的帮助,袁某送给薛3千元。2014年11月,经薛恩来推荐,袁某承揽霍邱县户胡镇齐王村连村道路工程项目,2015年上半年工程款结算后,袁某来到薛恩来办公室送给薛1万元。

贪得无厌

薛恩来为了一己私利,滥用手中的权力,大搞权钱交易。

2014年12月,户孙公路要维修,薛恩来在其办公室对小包工头王某某说道:“这个工程我可以推荐给你做,但在预算上要听我的,在保证你利润的情况下,要虚增5万元左右的工程款,虚增的部分给我。”王某某做的工程预算价为7万元左右,薛让王某某将预算价提高至12万元左右。做这个维修工程时王某某与镇里签订合同,代表镇里签字的恰恰是薛恩来。王某某冒用朱某的名字签了这个公路维修合同,协议价为119373元。报账时薛恩来直接签批,报账材料交到镇财政所用于拨款。2015年上半年,王某某送给薛恩来5万元。

2013年上半年,经薛恩来协调,王某甲承揽了霍邱县户胡镇“一事一议”棠梨村瓦楼组水泥路工程项目。为感谢薛恩来在工程承揽等方面提供的关照,王某甲来到薛恩来办公室送给他两万元。2013年6月,王某甲以霍邱铁矿公司资质承揽霍邱县户胡镇西朱塔村连村道路工程项目。2013年下半年,为感谢薛恩来在工程承揽、结算等方面提供的帮助,王某甲再次来到薛恩来办公室送给他3万元。

2014年初,经薛恩来推荐,王某甲承揽霍邱县户胡镇和马路砼道路工程项目。2014年下半年工程结束后的一天,薛恩来主动跟王某甲要5万元好处费。王某甲按照薛恩来的“指示”,及时来到薛恩来宿舍奉上了5万元。

2014年下半年及2016年初,王某甲先后承揽了霍邱县户胡镇户黄路除草、涂白、垃圾清运及户黄路整治整修等“三线三边”工程项目,上述工程款结算后,为感谢薛恩来在工程承揽等方面提供的帮助,王某甲三次累计送给薛1万元。

2017年8月8日晚,薛恩来到王某甲家,授意王某甲给其打一张15万元的收条,算是其偿还以前“借”王的钱,并叫王某甲将收条落款日期写为“2016年1月1日”,用以对抗相关部门的调查。

2014年下半年,工程承包商武某某为签批工程进度款,送给薛两千元购物卡,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薛恩来竟对武某某说:“你给我的两千元卡还不够买一条内裤。”2015年5月,工程承包商张某某前后三次到户胡镇找薛恩来签合同,薛恩来都以各种理由搪塞,无奈之下,张某某送上3千元后薛方在合同上签字。此外,薛恩来还精于用各种“提示”暗通款曲。2013年户胡镇西朱塔村实施以工代赈水泥路工程项目,当时上级拨款30万元,而里程只有1公里,薛恩来将工程推荐给丁某做之前暗示他说:“这个项目其实27万、28万元就可做好的。”丁某心领神会地说:“我明白,你放心,等工程结束后,我给你两万元喝酒钱。”其他诸如“这个工程不好干”“这个工程造价很高,到时候别忘了我”“这个工程我是帮了忙的,你看着办”等都成了薛恩来的“敛财语”。

费尽心机

如果说疯狂敛财,让薛恩来成为金钱的“奴隶”,那么为了谋取私利破纪违法,则让他终将成为“阶下囚”。

2015年新105国道修建好之后,穿过新路桥村的老105国道要维修,需要取消一座危桥,重新改线。改线需要征用新路桥村的土地,征地款由县里从国有资金拨付,户胡镇负责在新路桥村征地以及地表附属物的清点,薛恩来作为分管道路、交通负责人接到通知后,发现了其中的“商机”。

薛恩来安排新路桥村党支部书记刘某华负责征用土地亩数的丈量及地表附属物清点工作,薛恩来自己负责被占土地上一个沙场地磅迁移和活动板房的拆除。薛恩来与地磅及活动板房所有人吕某达成1万元补偿协议。之后刘某华向薛汇报需征用土地近两亩,在谈到沙场地磅迁移和活动板房的拆除费用1万元时,薛恩来考虑这笔补偿款没有来源,就安排刘某华虚报1亩土地的补偿款,用于迁移地磅及活动板房拆除费用。第一次刘某华拿着有关征地补偿资料和户胡财政所会计李某到县财政局报账,当时县财政局要土地勘测图,他们没有图就没有报账成功。

薛恩来想了个法子,通过户胡镇国土所与县国土局联系请人到户胡镇勘测。薛恩来让县国土局勘测站按照3亩进行测量绘图,3亩土地的测量费用大概需要6千元,这一笔钱又没有来源,薛恩来便安排刘某华虚增树木数量。新路桥村这次征用土地中,薛恩来安排刘某华虚报了总共4万2千多元的补偿款。到县国土局勘测站交勘测费领图的时候,通过薛恩来的争取,把勘测费降到两千元。当时勘测费是刘某华垫交的,交了两千元勘测费后顺利拿到勘测图,之后从县财政局领到了补偿款。全部补偿款都是打到了户胡镇财政所。经过实际补偿后,这笔补偿款还剩余16010元,全部落入到薛恩来的腰包里。

2006年,樊某以霍邱县育才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育才公司)资质承揽霍邱县乌龙镇跑马岗村、四里村水泥路等工程项目。为感谢薛恩来在工程承揽等方面提供的帮助,2008年春节前,樊某到薛恩来办公室送给薛1万元。2009年,樊某以育才公司资质承揽霍邱县乌龙镇尹老庄、烟墩路等道路工程项目。为感谢薛恩来在工程承揽等方面提供的帮助,2010年春节前,樊某到薛恩住处送给其两万元。

2010年11月,樊某以育才公司资质承揽霍邱县2010年第四批次先行复垦建设用地置换项目乌龙镇Ⅰ标工程项目。为尽快拿到工程款,2010年底,樊某在其车内送给薛1万元;为感谢薛恩来在该项目增加工程量方面提供的帮助,2011年上半年,樊某在其车内送给薛8千元;为得到薛恩来在工程施工及拨付工程款方面的关照,2011年下半年,樊某到薛恩来办公室送给薛两万元。

2012年10月,樊某以河南永吉路桥发展有限公司资质承揽霍邱县户胡镇马陈至兴隆道路工程项目。在薛恩来的暗示下,樊某分别在工程底层验收、面层浇铸及当年年底时,先后三次累计送薛6千元;2013年上半年该工程结束后,为在工程款拨付方面得到薛的关照,樊到薛办公室送给其1万元;2014年7月工程款拨付期间,薛恩来到霍邱县乌龙信用社偿还贷款时遇见樊,樊送给其2万元;2015年8月工程结算后,为感谢薛恩来在工程施工、结算等方面提供的帮助,樊采取转账方式,送给薛恩来4万元。

2015年9月,樊某以育才公司资质承揽霍邱县户胡镇新春村砂石路工程项目。2016年初工程结算后,薛以多次提供帮助为由向樊索要5万元。2016年4月,樊采取转账方式,送给薛4万元。

再次索要

2017年8月,薛恩来得知纪检监察机关对其有关问题开展调查后,当晚便与送钱的工程老板取得联系,企图通过串供,蒙混过关。先后与7名送钱的老板见面,采取退钱、编造收条借条等方式与他们订立攻守同盟。鉴于前期的核查已经惊动薛恩来,调查组暂时中止了对薛恩来有关问题的调查工作。薛恩来却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侥幸过关,可以高枕无忧了。

2017年12月,薛恩来参加县政协会议,工程承包商张某某为签批工程变更清单事宜找到薛恩来,薛恩来以各种理由不予签批,要求张某某2018年元旦以后到镇里找其签批,同时暗示说“最近纪检部门好像没有动静了,你下次来的时候把那个东西带来”,并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意思是将之前退的两万元再送给他。

薛恩来明知来年将不再分管此项工作,居然还想着乘机再捞一把,用尽他手中最后一次权力,其贪婪的嘴脸可见一斑。

机关算尽

2018年3月12日上午,安徽省霍邱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薛恩来涉嫌贪污、受贿案。

“被告人薛恩来,你在霍邱县监察委供述是否属实?”“属实。”“起诉书指控是否属实?你是否认罪?”“对所有事实均认罪、服罪。恳求法庭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在庭审现场,薛恩来悔恨不已。听审的家人,泪流满面。在被告人进行最后陈述完毕后,法庭宣布休庭十分钟。

十分钟后,法庭当庭宣判。

“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薛恩来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真诚悔罪,积极退赃,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薛恩来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七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罚金人民币三十八万元。”

此案是安徽省监察委移送司法机关,首例当庭宣判的留置案件。

核发:0 点击数:779收藏本页